NOVA 文风变异中

终于考完了,诈尸!

破碎之心【主一期一振x江雪左文字】5

六月回归,高考加油!
这节篇幅比较短,然而信息量很大
至此,前篇铺垫全部结束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“他们回来了。”
  白狐狸跳上桌子,毛茸茸的尾巴摇晃着。
  小狐丸穿过回廊,夜色中果然看见一队小小的身影走进来,他心里一沉,这比预想中少了一个人。
  “出阵辛苦了。”小狐丸连忙迎上去。
  没有回应,这群一向热闹的小短刀们沉默着,毫无任务完成的欣喜。等到短刀们换下鞋子进了房间,小狐丸才叫出来了队长厚藤四郎。
  还没来得及换下盔甲,厚藤四郎把刀别在身侧,恭敬地弯腰再坐下,背挺得笔直。
  “我们见到了一期哥,”厚藤四郎不等小狐丸开口,抢先道,“之前,我们一直以为'一期一振'并不存在于这个时空,看来并不是这样啊。”
  厚藤四郎语气里隐隐有怒气。
  没错,一期一振一直在本丸里,却始终和短刀们隔离开。在此之前,短刀们承受着思念之苦,如今,兄长突然变成陌生人,仿佛天翻地覆。
  小狐丸寂然。
  “大人,许是我冒昧了,可我认为您是早就知道的,故意派遣粟田口的短刀前去。”厚藤四郎没有丝毫犹豫,“一期一振早就在本丸现身了,对吧?只是你们一直没有告诉短刀和胁差们。”
  “……没错,原本不打算说明,看来你很敏锐呢。”小狐丸的表情有些难看。
  厚藤四郎继续绷着严肃的脸。
  “这样隐瞒大家,有什么好处呢?”他攥紧拳头。
  小狐丸停了停,“唉,既然底牌已经亮出来了,告诉你也无妨。
  “你也看到了,你们的兄长现在只是个普通人,或者说,他以为自己是个普通人,”小狐丸说得很慢,思考着措辞,“我们观察他有了一段时间。但是请不要误会,隐瞒也是在帮助你们和一期一振——原以为你们的突然出现会刺激他,让他想起来,看来并不是这样。”小狐丸捏捏眉心。
  “这样解释还是有些轻描淡写了。”
  小狐丸一瞬间很敬佩一期一振管弟弟的能力。
  “粟田口其他短刀的情绪,之后肯定会去安抚。但应知事情孰轻孰重,眼下最紧要的是你们的哥哥。”
  这句话已经说得相当明白,厚藤四郎并不幼稚,他似不甘心地抿抿嘴,浓眉皱起来。
  “好的,”他转而松口道,“既然挑明了,那我能和您讨论一下吗?”
  小狐丸示意他继续下去。
  “你们知道一期哥具体的情况吗,您之前说的只是一期哥的视角。之前小退有些控制不住自己,我喝止了他。”
  “在这之前,他和溯行军有什么别的接触吗?”
  “没……啊不,”厚藤四郎脸色骤然一白,“额头被伤到了皮肉,流了血。”
  “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,毕竟其他死者们都是完全没有抗力的人类,就算是他现在不是付丧神——他也有曾经积攒的灵力。”
  “那一期哥到底——”
  “无法确定,但你阻止五虎退的做法无疑是最保险的,你也知道,人类的肉体之躯与刀剑付丧神直接接触……”小狐丸叹气,“并且,我们没有找到'一期一振'本体,无法说明。”
  厚藤四郎怔了半秒,眼睛里满是讶异。
  “没—有—本—体——?”
  小狐丸颔首。
  “怎么会……万一一期哥是付丧神……没有本体的话……!”
  “灵魂无所依附,恐怕会脱离肉体,然后被时空撕裂,”小狐丸看着强忍住泪水的男孩,“这样赤裸裸地说出来很残忍,但你们要有准备。”
  一期一振,现在是一个随时可能会死去的“人”。
  小狐丸很想去安慰男孩,却不知道具体要怎样做,他只能看着男孩揉揉眼睛,脊背无力地弯下来。
  “我,我知道了……不过,我请求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小家伙们,这样残酷的事实……由我们大人来承担就好了。”
  尚还算清脆的声音说出沉重的话,小狐丸的心仿佛被镊住。
  “……还有一个问题,为什么您还要安排小夜左文字呢,应该不会仅是一期哥和江雪哥哥——”
  “我认为他们俩最大的通性是想不起来任何事,江雪左文字甚至连小夜都忘掉了。”小狐丸说。
  厚藤四郎咬紧嘴唇缓缓点头,“对啊,他们还有更多的牵绊,不是吗?”
  小狐丸没有回答,眼睛穿过庭院里茂密的樱叶,不久前还算清朗的天空,不知何时乌云密布,一缕惨淡的月光时而挣扎出来。
  “时间不多,我们需要一期一振,时之政府已经确定了大规模腐蚀的时间,如果一期一振继续保持这样的状态……没有武器自保,加上他残存的付丧神气息,更有可能是溯行军的第一目标。”
  “为什么,为什么我们不把一期哥保护在这里?这里可是有着政府的庇护——”
  小狐丸苦笑,“行不通的,”他深深看着厚藤四郎,“不知你是否还记得,上次……政府并没有保护到我们。”
  厚藤四郎的眼睛里罕见地露出迷惑的神情,他显然是不知道小狐丸在说什么。果然……小狐丸想,那个人把所有孩子都护在了身后。
  
  一期一振躺在床上,听着窗外密集的雨声,把自己的身世想了七八遍,也没有想出来自己有弟弟这回事。
  不过值得怀疑的是,他也说不上自己到底有没有“身世”这个东西,这里的记忆是一片空白。
  不管如何,那些孩子绝对是认错了……他翻身准备关掉灯时,停住动作,下床穿过黑暗的客厅,把窗台上的纸片捡起,就着卧房里的光看。
  现在看来,这张纸片的主人毫无疑问是在保护他,所谓不看便不知……可这位主人是怎么预测到的?
  额头上的伤还是火辣辣的,那些孩子们很贴心地拿出药粉绷带给他缠上,他把绷带解开,上面的血迹以及绿色的不明液体已经凝固。
  那鲜绿色的痕迹尤为刺眼瘆人。
  病人的死亡特征都有这些……这是某种感染吗?也许会有病菌。但是那些孩子们都说不要担心,这个东西对他来说没有用。
  为什么?
  他不禁再次想起当他说不认识那些孩子时,他们脸上巨大的失望和震惊,让他手足无措。自己那样斩钉截铁地否认是不是有些冷酷了?
  “叮——”清脆的铃声。
  一条来自压切长谷部的短信。
  【一期君,住得还算好吗?朋友说事情已经办完,不过你可以继续租用,没有问题。】
  一期一振顿时睡意全无。他握紧手机,手指在屏幕上微微颤抖。
  这是一个机会,如果能够当面问清楚的话就再好不过了。
  【你的朋友会到这里来吗?】
  【不会,他不想打扰你。】
  【我能要求他来么?】
  一期一振紧张地盯着消失又出现的“正在键入”。
  【……怎么了?】
  【我有些事想跟他说。】
  对方再次沉默了一会,【好。】
  

  “还是想不起来吗?”
  “是。”
  茶水冷了一半,屋内茶香和大雨带来的清冽香气混在一起。
  月白色长发的男人穿着素净的白袍,在这之前,他把身上的血污清理干净,重新变得平静如水。
  压切长谷部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。他的想说的有很多,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口,于是索性不说。
  本丸发配下来的任务很简单。为了使一期一振回想,他被发配到这座城市,利用髭切让一期一振与时间溯行军直接接触,同时准备了短刀部队。
  一切都是写好的剧本。
  两个关键点,两个都失效。
  难道希望就这样破灭了吗……?
  腐蚀很快就要开始,他们也只剩下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。
  所有人都知道上一次失误的严重性,不然时间溯行军根本无法干预到这个时代。
  也许让江雪左文字去见见一期一振会有希望,但是,江雪左文字同样也忘记了过去,甚至是在他们的指导下才慢慢找回付丧神的感觉,本就不善言谈的江雪左文字自然不会刻意唤醒一期一振的记忆,这样更难办了啊……
  压切长谷部的手指在屏幕上划动几下,看了眼短信记录里一期一振的名字,苦笑着按下锁定。
  

TBC

评论(2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