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VA 文风变异中

终于考完了,诈尸!

破碎之心【主一期一振x江雪左文字】2


【后辈自有分寸,莺丸前辈。】


放弃治疗,反正这一次我的前两格又被吞掉了……先发,希望能之后重新编辑一下找到解决办法。


这一节,几乎全是太爷爷和大包平……还有仅存在对话中的一雪………完全变成包莺文了好么!?
说好的一期雪呢……现在就开始放飞自我了么……
主角全是太爷爷,我是不是可以暗搓搓地打个太爷爷的tag啊(OvO)
到底是吃包莺还是莺包呢……_(:з」∠)_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西元2205年,人类文明已经发展到空前的水平,科技发展几乎处于巅峰阶段,未来的样子,已然铺开蓝图。
改变未来的方式,就是改变现在。
那么,改变现在的方式呢?
回到过去,重新谱写永恒长流的既定的时间,似乎只是美妙的空论,而人类最大的乐趣,就在于打破既定事实和将空想付诸于实际。
作为一种极其危险的技术,时空创造和时空扭转的实现自然不会公之于世。
这种隐形的科技,只被世界政府里面的【时空管理司】,又被称作【时之政府】,所掌握着。
虽然知其存在者甚少,流言蜚语倒是难以避免。
神秘存在的,甚至总部都鲜有人知的
时之政府,因为以讹传讹,最终流言的版本变成了帮助人类无视时间,而永久存活的机构。这不仅在时之政府内部变成了一种调侃,在旁人看来似乎是也一种笑谈。
人们这样想,完全合情合理。
就算人类目前的寿命在医疗的发展下已经延长了将近一半,人类与生俱来的野心也会驱使他们去索求更多。


“嘛,有时候也是难以理解他们人类的思维呢,无止境地活着难道就是一件好事吗?”
莺丸一边倒着茶叶一边对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的红发男人说道。阳光从落地窗洒下来,穿过树叶留下斑驳的剪影,男人如同被刀锋削过的棱角分明的五官浸泡在光线中。
“对于他们来说当然是了,”大包平将腿叠起,翻过一页纸,“因为他们总有很多事要做,很多愿望要实现,所以总觉得时间不够用。”
“那你和他们是一路人吧,我觉得你永远在看文件。”
大包平闻言看着悠闲坐在沙发一角喝茶的同乡,为其不思进取的养老式心态倍感心痛,“工作难道不是提升能力的机会吗,这也是超越那五个人所必需的,”他察觉自家同乡没有一点听进去的样子,痛定思痛,“若是整天过得太自在,便会停滞不前。”
“嗯嗯,是了是了。”莺丸嘴角带笑,垂下眼睑看着金色的光线透过碧绿的茶水落在杯底。

大包平初来乍到,虽然是新人,却不知是什么原因,吸睛指数超过了所有的初来者。
他走过的地方,旁边的人都会纷纷侧目,然后瞠目结舌地呆立在原地。
“哎呀哎呀,那位就是大包平吗?”
“真的诶,是大包平先生啊!”
“天哪,那个就是大包平?他竟然真的存在?”
一开始觉得一定是自己身上闪光点让人舍不得挪眼,后来便听出了很多不一样的味道。
对于这些言论大包平最终云里雾里,于是就干脆不管。唯一让他真正在意的,是他口中“那些人”的评论。
“哈哈哈,是大包平先生呢。久仰。”
“……大包平殿下有兴趣听我念经吗……噢,不愿意么……”
“见到了在仓库里见不到的人呢。”
“啧,最高执行官有什么得瑟的,我的实力绝对不比他们差。”大包平气鼓鼓地甩下文件夹,文件夹在光滑的桌面上滑行了一小段距离,撞倒了莺丸的茶罐。
静静地扶好茶罐,莺丸顺手把他的那一份文件推到男人面前。
大包平接过文件,瞥了一眼上面的标题,神色复杂。
“为什么给我?”
“这一份也由你来写。”
“这不是你的份内事吗?”
“我们的工作是相通的,这不是还能帮你提高能力么。”
大包平将文件接了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说,时之政府,真的是存在于时间之外的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莺丸大人。”就着午后阳光喝茶的大好时光突兀地被打断,莺丸皱皱眉,平静了一下情绪,“嗯?”
“实在抱歉,但是小狐丸先生希望您去一趟……”
“好。”出乎意料地,莺丸清清爽爽地站起来,“我现在就去。”
走过拐角时,莺丸回头看了看。
一进门,莺丸就看见小狐丸坐在桌子后,正在翻文件,脸都黑了几度,衬得他的头发更白了。
“找我什么事?”莺丸熟练地在他面前的椅子上坐下,习惯性地抬起手,却发现面前并没有茶杯。
“莺丸大人你的报告……”小狐丸在一堆凌乱的纸中抽出一张递给莺丸,“和某位同事的手笔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”
“什么意思?”
“是不是大包平先生帮你写的文件?”
“猜对了。”
“不是猜,”小狐丸满头黑线地曲起手指敲着桌面,“之前就看见过好多次了,一直没有点破,今天这个我实在有点看不下去,所以才找你。”
如果说之前只是小狐丸防水,这一次也应该网开一面,“为什么?”莺丸好奇,这一份的难度似乎低一些,按理说主题难的更需要亲自动笔。
“你有好好看过这份文书的标题吗?”
嗯,没有呢,莺丸拿过文书,先是欣赏了一会儿自家同乡引以为豪的狂放字体,感叹道这家伙认真练字之后果然进步显著,接着才念道,“——【关于第四层男盥洗室的水龙头漏水事件及相关处理事宜】……很有深度的主题,有问题么?”
相当有问题好么敬爱的莺丸前辈!
亏我应尊您一声前辈……小狐丸觉得自己头发都炸的乱蓬蓬的,“莺丸前辈,这么简单的事项,就不能自己处理一下么?”
“处理这种事还是相当麻烦呢……因为要找出是哪里漏水、怎么修补、找谁修补……”
小狐丸瞪着他。
“啊,而且还因为大包平很喜欢处理这种事嘛,”莺丸玩弄着手上的毛球漫不经心地胡扯,“他对这种类型的事件有特殊的爱好和执着。”
小狐丸被口水呛住,“爱好?”
“是啊,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么。”
“抱歉,没有,可能是我平时观察得不够仔细。”小狐丸选择结束这场对话,“明白了,不过莺丸殿以后的文件还是争取亲自写,以免对年终奖金的分配造成不便。”
“什么时候还有年终奖这种东西了?”
“我自己编的,不要在意。”
莺丸起身离开,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踢踢跶跶,手恰恰按到门把手时,他停住了动作。
“——小狐丸大人,既然来了,我就顺便问个问题。”声调微微提高,莺丸侧头,没有被刘海挡住的左眼跨过房间的距离瞟向小狐丸。
小狐丸没有说话,示意莺丸说下去。
“你最近发配一期一振——他,一个远出任务?”
“没错。”
“是去压切长谷部那里的?”
“——对。”
“为什么一定是远出?”
沉默。
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,莺丸转过身走回来。这一次他没有坐下,而是站在办公桌前,上身稍稍前倾,两只手分开撑在桌子上。
“一期一振的情况,你不是不明白,”莺丸用他一贯柔和的语气慢慢说,“还请你注意一下与他接触的人……和数量。我很在乎他。……此番言论,如有失礼,抱歉。”
莺丸很少会用这样的口吻说话。
小狐丸抬起眼睛跟莺丸对视,红色的眸子看着绿眼眸,光线在半空中交锋,片刻小狐丸开口,气息波澜不惊,“后辈自有分寸,莺丸前辈。”
“前辈”这个词蕴含的意思,还需听者自己体会。
莺丸眯起碧绿的眼睛,一言不语,头发形成的大片阴影将他的五官笼住。小狐丸竟感到一瞬间的压迫。
眼前这个人,看上去总是随和亲切,但是——小狐丸陡然想起,很久、久到他都快记不清楚的那个时间节点,发生的那件事。
虽然他一直努力去逼迫自己忘记,那些噩梦般的场景还是会在梦中纷至沓来。
莺丸,他可是——
“我一直记得啊。”
像是缺氧者最终浮出水面,窒息的压迫感骤然抽离。莺丸直起身子,向门外走去。
“告辞。”莺丸将门关上。


“——一期一振,是谁?”当喝到第三杯茶时,正在批阅文书的大包平突然抬头问莺丸。
“你怎么突然问这个。”莺丸的手抖了一下,滚烫的茶水溅出些许,他扣紧手指稳住了杯子。
“我在文件里看到这个人的名字了。”
莺丸直视着他的眼睛,“说谎。”
借口就这样被轻易戳破,大包平怔了半晌,随后不好意思地摊手笑道,“不瞒着你,我之前在门外偷听了你和小狐丸的对话,似乎不太愉快。”
莺丸没有回答,只是一口一口地喝着茶。
“一期一振是谁?”大包平重复。
“——他不认识你,你也没必要认识他。”莺丸冷冷地说,背朝大包平。
大包平注视着周身气压骤降的莺丸,反而像是看见赌气的小孩子一样,心里无奈却怀有一丝喜悦。
嗯,这样也挺可爱的嘛……
他放下笔,往莺丸的方向挪了挪。
“你啊,总是这样喜欢跟我抬杠吗?”
没有回应。
“我不知道你和一期一振有什么故事或者过节,这些我不在乎,”大包平对着莺丸的背影轻轻地说,“但既然是你的朋友,我认为,我就有关心的必要。”
莺丸垂着头像雕塑一样坐着,感到落在后背上的、男人认真的凝视,他的神情渐渐软化,随后肩膀放松,艰难开口道,“他是我的朋友,很久以前的朋友,但是……”
莺丸吸了一口气,顿了顿,“他已经对过去没有记忆了,曾经的所有人。我也许知道是什么原因……不确定,只能靠猜想。”
莺丸此刻说的话颠三倒四的,但大包平没有催促或发表不解,他知道莺丸还需要一点时间。
又是一阵留白。
“我不希望他想起来,”莺丸靠上沙发的靠背,双手交合叠在唇上,“……很不希望,他肯定不愿意见到我们,他曾经认识的所有人……和……江雪左文字。”
“江雪……左文字?”又是一个不认识的人呢。
莺丸觉察到身旁询问的眼神,将靠在沙发上的头转了转,与大包平目光对视,“不认识……也无大碍,反正,你很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认识他了。”
大包平震惊地看向莺丸。
“因为,”莺丸轻轻勾起嘴角,笑得一脸云淡风轻,眼底的凄哀却满溢出来,“他早就死了啊。”


TBC

评论(8)

热度(20)